top

超牆青年

::: 網站導覽
會員相片
登入
:::

青年署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 幫助臺灣青年改善社會問題

2019-06-02
1529

【超牆記者劉佳軒/臺北報導】

 

      教育部青年署「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集結了一群正在為改善社會而奮鬥的青年,在 6/2 共創營當天,總共有14組,來自全臺各地近百位青年,提出內容囊括原住民文化主流化、建立憂鬱症陪伴者互助網絡,到地方創生凝聚社區意識等計畫。在青年署的協助下,這些青年將在今年到國外汲取相關經驗,並帶回臺灣改善他們所關注的議題。

 

滿足憂鬱症陪伴者看不見的需求 青年計畫建立陪伴者互助網絡

      我們都聽過憂鬱症,但是「憂鬱症陪伴者」或許對大部份的人來說,仍是個陌生名詞。參與教育部「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的跨越憂鬱OVER BLUE團隊,發現陪伴憂鬱者病友的朋友家人,也很需要心理諮商及協助。但臺灣憂鬱症陪伴者本身求助的意識不足,目前也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幫助他們。

      在跨越憂鬱的團隊中,有一位成員的女朋友是憂鬱症患者。他說自己在面對女友時,特別在處理情緒問題上常常遭遇困難。像是期中考時,課業壓力非常重,當女友負面情緒上來時,自己必須同時承受兩份情緒。在撐不住時,兩人會同時陷入負面情緒中,結果不但自己情緒受影響,也沒辦法做好陪伴者的工作。

 

(圖一)跨越憂鬱團隊成員討論計劃內容

                                                                    (圖一)跨越憂鬱團隊成員討論計畫內容

 

      陪伴者長期累積下來的壓力不容小覷,這位團隊成員說「很多人可能就這樣陷下去了」。沒有正確的協助管道,對陪伴者心理健康的影響,可能遠比大眾想像的還要深。

      團隊在訪談更多憂鬱症陪伴者後發現,有部份的人不會選擇求助,因為他們認為本身不是患者,沒有求助的必要。有些人是在求助後發現需求沒辦法被滿足,因為目前臺灣的心理諮商並沒有專為陪伴者而設置的療程。

 

(圖二)跨越憂鬱團隊希望透過建立憂鬱症陪伴者互助網絡,滿足憂鬱症陪伴者需求

                               (圖二)跨越憂鬱團隊希望透過建立憂鬱症陪伴者互助網絡,滿足憂鬱症陪伴者需求

 

      團隊成員劉育誠說,國外對於憂鬱症的認識不僅是患者本身,而是以「憂鬱家庭」的方式認識這個病症,將憂鬱症陪伴者也納入心理諮商的療程中。團隊將來會透過教育部青年署「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的幫助,參訪比利時、法國等國的心輔機構、心輔組織,觀察他們是如何幫助憂鬱症陪伴者。

      跨越憂鬱希望能參考國外組織的經驗,以工作坊的方式建立陪伴者的互惠網絡,邀請心理諮商師一同參與互助,建立陪伴者們求助的管道。另外,團隊未來也計劃在校園內宣傳,喚起憂鬱症陪伴者求助的意識,讓陪伴者們知道「我不是孤軍奮戰」。

 

(圖三)跨越憂鬱團隊計畫透過活動 提升憂鬱症陪伴者尋求幫助的意識

                                                   (圖三)跨越憂鬱團隊計畫透過活動,提升憂鬱症陪伴者尋求幫助的意識

 

採訪側記:在訪談過程中,聽著團隊成員分享著自己與女友相處所遇到的困難時,才知道原來憂鬱症陪伴者也很需要心理上的協助。我相信有許多人也跟我一樣不了解,這真的是臺灣人需要培養對憂鬱症的正確觀念。

 

再現昔日阿里山繁華場景 青年為竹崎地區注入活水

      講到阿里山,在大部份人的腦海中,可能閃過的第一個想法是小火車、旅遊景點,但對於阿里山青年大使來說是一個曾經非常繁榮,但目前正面臨人口外流、文化認同問題的家鄉。

      阿里山青年大使是由一群來自於阿里山竹崎高中的學生所創立的社團。在竹崎地區,人口外流嚴重,而比外流更嚴重的是,連當地人都不太認同當地文化。他們希望走進社區,推行「社區創生」,讓竹崎地區的居民找回對當地文化的認同。

 

(圖四)阿里山青年大使由一群來自竹崎高中的學生創立

                                                             (圖四)阿里山青年大使由一群來自竹崎高中的學生創立

 

      在走進社區後,阿里山青年大使發現老一輩的人似乎對社區認同的意識不足,他們轉而將目標設定在年輕人,在鐵路旁租下了一棟房子,他們將這個空間命名為「阿里山青年大使館」,把大使館定位成一個資訊交流站,保存在地的文化及歷史。同時也是青年大使們能夠一同聚會、交流情感的好地方。

 

(圖五)阿里山青年大使籌備大使館的過程

                                                                          (圖五)阿里山青年大使籌備大使館的過程

 

      團隊成員林志庭分享起阿里山青年大使曾做過的事,他說團隊曾在竹崎街上舉辦「大聲說我愛阿里山」活動。在搜集簽名時,遇到了一位開蒸汽火車的司機。一開始這位司機阿伯不願意為活動簽名,但在青年大使用台語問阿伯「難道你開車麼久火車,對鐵道都沒有感情嗎?」這句話好似打入阿伯的心坎中,他哽咽的回應「有啊,怎麼會沒有」。林志庭故事講到這時,我看到有幾位成員眼眶中泛著淚,讓我內心也澎湃了起來。我想阿里山竹崎地區對於這些大使來說,意義絕對是外人無法體會的。

 

(圖六)阿里山青年大使為林鐵人紀錄他們的故事

                                                                    (圖六)阿里山青年大使為林鐵人紀錄他們的故事

 

       阿里山青年大使發現,有許多在地的歷史建築正面臨被拆除的命運,因此他們也致力於歷史場域活化再利用。林志庭分享,他們曾經執行過的專案—竹崎地區的「販仔間」。「販仔間」是類似膠囊旅店的住所,在以前竹崎地區仍然繁華時,許多流動攤販沒辦法在一天內把貨物賣完,晚上就會選擇住在「販仔間」,等待隔天再繼續販售貨物。

       阿里山青年大使在聽說「販仔間」轉手後,就找到了買家洽談,並用影片紀錄下「販仔間」的樣貌。林志庭說,我們沒辦法保證這些歷史建物的未來,但我們至少能夠用紀錄的方式保存這些歷史記憶。雖然聽起來有些無力,但似乎是阿里山青年大使目前唯一能夠為保存文化所做的事情。

      阿里山青年大使計劃透過教育部青年署「Young飛全球行動計畫」,參訪馬來西亞的Arts-ED組織。林志庭說,馬來西亞在做地方創生時目的相當單純,就只是為了發展地方特色,不會為了經濟效益而改變作法。因為Arts-ED的這個特點,讓阿里山青年大使希望能汲取他們的經驗,為竹崎地區注入活水。

 

採訪側記:在訪談過後,有團隊成員熱情的與我分享大使館一旁的鐵路照片,與阿里山的一些奇聞軼事。我相信對於阿里山青年大使來說,阿里山地方創生的意義遠超過一般人認為經濟效益、政策,而是家鄉,是一個蘊藏著濃厚情感、故事的土地。

 

(圖七)青年署副署長王育群在共創營當天為各組勉勵

                                                             (圖七)青年署副署長王育群在共創營當天勉勵各組青年

回到最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