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超牆青年

::: 網站導覽
會員相片
登入
:::

Let's talk!來聊聊青年迷惘吧!

2019-07-05
113

什麼是審議式民主?青年為什麼迷惘?Gap Year對青年的未來發展有什麼影響?如果你有這些問題,似乎都可以在這場活動中找到解答。

【超牆記者周凱薪/臺北報導】

                   (圖一)Talk開始前與會青年們在會場內互相交流、討論。

                        (圖一)Talk開始前與會青年們在會場內互相交流、討論。

 

今天一抵達Let’s Talk的活動會場,室內充滿著青春活力的氣息,與窗外的艷陽相互輝映。這場「教育新創」主題的Talk,由城市浪人的執行長張希慈及臺大Designing Your Life的曾振皓進行分享,引導學生們進一步思考而認識自己的迷惘、探索未來的可能,接著便由學生共同討論有關「Gap Year」,這個對臺灣學生或許有些陌生的詞彙,青年們透過提出意見、表達看法及交流討論,向政府傳達年輕一代的心聲,也期盼讓政府執行和推動政策的過程能夠更貼近民心。 

第一位主講人是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同時說話幽默、親切有活力的希慈,她先展示了幾張圖表,問問這群青年「你是什麼狀態?」,是有穩定目標、但無穩定行動的空想者?還是無穩定目標、卻一直轉換跑道的半調子?她說:「要成為能夠自我實現的人,首先要認識自己」。希慈並進一步闡述她本身就是個很了解自己的人,曾經第一份工作只做半天就辭職,之後便決心專注經營城市浪人。她也告訴與會青年:「我必須清楚知道『做這件事情的動機』、『做這件事會讓我開心』才會堅持下去。」,她亦表示城市浪人雖然還沒有完全解決青年迷惘的問題,但是他們仍然會一直努力。

 

                 (圖二)本次Talk分享講者希慈與振皓在臺上回答同學們的問題。

                   (圖二)本次Talk分享講者希慈與振皓在臺上回答同學們的問題。

而臺大設計人生課程的講師振皓,他以分享一段大學時期的重考經驗作為開頭:「我大一的時候讀商學院,夢想是開一間公司賺大錢。但是第一堂課就發現,這跟我想像的不一樣。」,振皓念到了大二發現自己真的不喜歡這個地方,於是想轉換跑道,「我的Gap Year是去重考班,那時碰到一個要考醫學院的室友,他說他以前離家從沒超過800公尺。」,振皓問他,為什麼你想當醫生?他說:「我其實想當外科醫生,但是我爸媽是牙醫,所以我也得考牙醫。」,另一位坐在振皓後面、日記裡面都是「藍色蜘蛛網」案情分析的同學說他想當檢察官,卻因為媽媽的希望而選擇考藥學系。振皓這個聽來好笑但其實隱含青年迷惘原因的故事,背後卻有許多值得深思之處。他也發現,在帶高中學生做設計思考課程時,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挫折事件」或「成功事件」,永遠都只有「基測」、「會考」,不禁讓人深省臺灣學生的生活中,是否缺乏考試以外的人生經驗與思考?

高雄中山大學的張同學,聽完了他們的分享也說:「感覺自己多了一個方向,他們就像我們的role model,讓我學到即使是嘗試不喜歡的事情,也可以學到東西,進而走向自己更喜歡的道路。」。

 青年究竟能帶給國家什麼樣具體的意見呢?他們到底對現況、或者未來可能的道路有什麼想法?這次青年們針對「大眾對Gap Year的定義是否過於單一?」、「先升學還是先進行Gap Year?」、「文憑主義對Gap Year的影響?」等問題,提出許多有趣的觀點,在這場Talk裡,不是只有「支持」或「反對」,而是以審議民主模式進行更深入討論,過程中青年們都能大聲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也多是能夠影響政策進行的好建言。 

青年迷惘在所難免,但如何對自身進行詰問、探索內心,進而找到未來方向,確實是需要訓練的。今天的Talk,讓與會青年們學習到如何互相討論、激盪出問題的多種可能及觀點,收穫滿滿。

 

                   (圖三)與會青年們熱烈地互相討論。

                       (圖三)與會青年們熱烈地互相討論。

 

                 (圖四)與會青年分享「文憑主義對Gap Year的影響」小組討論的結果。

                       (圖四)與會青年分享「文憑主義對Gap Year的影響」小組討論的結果。

回到最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