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超牆青年

::: 網站導覽
會員相片
登入
:::

「你好,明天」與《看見臺灣》羅娜國小有約

2019-08-19
2408

 

【超牆記者/陳薇宇南投報導】

「如果明天比今天難忘,你是不是也會奮不顧身地往前?」

 

9 位「你好,明天」參與的志工(攝/孫邦)

(圖一) 9 位「你好,明天」參與的志工(攝/孫邦)

一. 「我希望你們能留下來!」

    「袖袖(隊輔)為了要來看可愛的你們,他才剛到臺灣,就馬上奔來羅娜國小幫忙,然後昨天又因為有其他事情必須離開,你知道你們真的很幸運也很幸福嗎?」負責活動主持的家鴻對著圍坐在地上的孩子們說道。

    「我從我們一開始碰面的時候,我就說我們要感謝ㄧ切,有一顆感恩的心,你看這些大哥哥大姊姊對你們的付出,其實他們不必要做到這樣的。」

      這群曾上過 《看見臺灣》臺灣原聲合唱團,來自南投羅娜國小的孩子,手裡捧著隊輔們手工準備的蠟燭,夜色附在每位孩子身上,當大哥哥大姊姊問起孩子們參與營隊的心得時:「以前我二年級,現在五年級,我還記得營歌怎麼跳,就是左手這樣、然後右手這樣,我都記得營隊的歌!」一位從頭到尾都很少發言的小女孩說道。

       另一位弟弟在最後一刻害羞地拿起麥克風:「我希望你們可以再回來!」,總召之一的昕平在一旁小聲地說:「這些四年前帶的孩子,以前只有到這...」他手一邊指劃著腰部,一邊說到:「現在都到這了」然後笑著指著自己的肩膀,接著說:「我不後悔再回來,我覺得好幸運四年後可以再帶這群孩子。」

 

二. 「我們叫『你好,明天』」

      「你好,明天」這個計畫的初衷源自於三位總召,來自世新大學企管系的楊庭瑄、景文科大的徐昕平與東吳大學的丁逸中。一開始他們是在非營利組織相遇,因為個性契合開始有「我想自己舉辦營隊,帶給孩子不一樣的體驗」的想法,所以開始籌劃這樣的企劃,總召庭瑄最初是透過朋友尋找自願幫忙的志工。

      「參與這計畫的總共十四位,有七位參加過偏鄉志工活動,每個來這裡的人都有自己辦營隊的方式,我們開始這個營隊也是希望能夠帶給孩子不一樣的營隊。」

      庭瑄認為正因為每個來這裡的隊輔志工都會有自己的專長,所以替「你好,明天」增加不同火花,透過從前做志工的經驗傳承到這裡呈現出來,每個志工在這裡都可以有很大的發揮空間,總召在營隊中是扮演協助者的角色。說到營隊名稱由來,一旁的昕平說:「恩,是一首歌來的。我們在想,如果明天比今天更難忘,是不是我們會奮不顧身的向前,所以叫『你好,明天』」。

      「你好,明天」團隊之所以選擇到這所學校來服務,是因為羅娜國小是昕平四年前來過的國小,當時昕平就想,如果將來營隊計畫成行,就要回到第一次參與的國小。後來也因為將近二十頁的企畫規劃,順利地獲得教育部青年發展署青年鹿樂實踐家計畫的獎金。

三位總召,由左至右:楊庭瑄、徐昕平、丁逸中(攝/陳薇宇)

(圖二)  三位總召,由左至右:楊庭瑄、徐昕平、丁逸中(攝/陳薇宇)

三. 連年投入志工服務,最大工程來自夥伴

       當問到為何想要連年投入志工服務,逸中認為最主要的就是喜歡純粹的關係,和孩子的互動就像是回到初衷。庭瑄則認為從以前到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夥伴,如果沒有這些人的話就不會完成這個活動。

      「每個人分享的時候,我覺得很感動的地方是來自的地方不一樣,學校所學專業不一樣,有些人是第一次參與偏鄉服務,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樣。」每位青年對小朋友的教育態度都不同,例如總召庭瑄、昕平與逸中偏向感性,而夥伴會給不一樣的意見,「蠻酷的。」庭瑄大笑道。

 

四. 「你好,明天」的展望

    「經過這一次之後其實我在考慮往後每學期都可以去羅娜跟信義辦營隊,可以針對更深入的議題,持續性的帶給小朋友更多歡樂跟成長」庭瑄說。她認為,營隊最大的特色是教孩子學習如何辨別外界給他們的資訊,從而學習獨立思考,篩選自己看到的東西,這也是營隊想回饋給孩子最重要的部份。

      營隊的 Logo 就代表著「你好,明天」的精神,「這三個就是我們三個人,」庭瑄指畫著營隊手冊封面,「月亮太陽飛機就是我們會去很多地方,白天跟黑夜就像是日光軌跡的感覺,這其實是羅馬數字的 1861,是我第一次做服務的小學距離臺北 1700 公里,距離昕平服務的小學(距離臺北)161 公里,加起來共1861,然後十二個點是指臺灣各地不同光芒,我們希望未來能擴展我們的感動到臺灣偏鄉各地。」

「你好,明天」營隊logo。(攝/孫邦)

(圖三)「你好,明天」的營隊 Logo(攝/孫邦)

 

      這次的營隊不會是結束,而是「你好,明天」的啟程,即便來自各處、平時不易碰面,但在每年此時,庭瑄、昕平與逸中仍希望能夠實踐與羅娜國小的約定,重新在這裡找到自己踏入青年鹿樂實踐家計畫的初心。

回到最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