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超牆青年

::: 網站導覽
會員相片
登入
:::

「馬上去巴!」如何打破同溫層,與海洋共舞?

2020-05-18
839

【 超牆記者/陳薇宇  高雄報導 】

對「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團隊而言,環保議題不是一個人做了很多,而是每個人做一點點。透過這個計畫,逐漸改變同溫層對議題的看法,是在行動前他們不曾預料到的「收穫」。

 

與環境共舞:「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計畫初衷

        馬來西亞沙巴,座落在世界第三大島的婆羅洲的最北方,被稱作「風下之鄉」,島嶼周圍是一望無際、呈現青翠可見底的海域,接延就是大片濱海植物,這是影片中呈現的沙巴。

在沙巴遇見的孩子們(攝/賴宏斌)

(圖一)在沙巴遇見的孩子們(攝/賴宏斌)

 

      「其實這裡因為主打海島觀光客的關係,海灘常常有難以計數的垃圾。」,「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團隊成員之一的賴宏斌說到。

「馬上去巴,海的行動」獲得教育部青年發展署「大專校院學生國際體驗學習計畫」競賽優勝。

(圖二)「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獲得教育部青年發展署108年度「大專校院學生國際體驗學習計畫」競賽優勝。

 

     「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榮獲108年度教育部青年發展署「大專校院學生國際體驗學習計畫」成果競賽優勝,該計畫團隊成員賴宏斌、吳宜庭和游士萱,因共同選修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開設的「亞洲文化探索與體驗」通識課程,加上國際體驗學習計畫學長姊的成果分享,因此依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結合臺灣在地議題,以海洋保育為主,從行動實踐的方式比較,呈現環境保育、永續利用的重要性。

 

       當初設定和沙巴做比對的地域包括高雄旗津、屏東小琉球,會選擇這兩個地點的原因在於與沙巴主要都以觀光產業、靠海環境相似,讓他們印象深刻的地點是行動前參訪的小琉球:「因為我們一開始認為小琉球他們是觀光海島,所以比較髒亂。」

 

       但當成員實地訪查後發現,旗津相對於小琉球的環保意識、行動上都差異頗大,「小琉球和沙巴相似的一點就是,他們都以商業利益為導向進行環保活動,例如自發性進行淨灘活動,小琉球會透過交換廢棄物的方式,觀光客如果撿到垃圾,可以向店家換取海洋貨幣,這些海洋貨幣最後可以打折。」這些不同地域的差異讓團隊在進行計畫時,有不一樣的火花。

 

海平面之上/下,沒有人是局外人

      說到當初為何選擇海洋為主要議題,賴宏斌說是因為成員游士萱喜歡潛水,也因為時常有機會一窺平靜海平面下的真實面貌:垃圾遍佈、珊瑚白化、能見度低,是海平面之上看不到的問題,人類所造成的生態浩劫,讓游士萱認為這是連結臺灣和國際的接點。

 

       計畫共16天,執行方式是以「跳島」的形式進行。沙巴水域共有394個島嶼,當初團隊選定其中5個島嶼:馬努干島、沙比島、馬穆迪島、加雅島、美人魚島,前4個島嶼的海洋生態都因觀光產業的開發、遊客數眾多而遭受破壞,美人魚島則因為島上居民沒有基本的環保意識,造成環境生態浩劫,因此也被列為探勘地點之一,這些島嶼最大的共同問題來自中央與地方的行政隔閡:「政府都有在訂定相關法令管制,但卻沒有落實,造成治標不治本的現象, 這也是我們計畫關注的重點之一。」吳宜庭說道。

 和當地組織進行交流。     

  (圖三)和當地組織進行交流。   

 

       計畫分為五大部分,包括一對一深度訪談、直接行動、榜樣行為、生態保育觀察與聯繫NGO。吳宜庭提到因為馬來西亞的種族文化多元,使用語言除了華文外,還有英文、馬來文等語言,在進行深度訪談時,會碰到語言不通的問題,「尤其是在美人魚島,因為島上的居民比較封閉,只有少數去本島受教育的學生會說英文、能溝通,所以後來花了一些時間找到翻譯人員,才使計畫得以進行。」

 

      接行動」像是透過在海灘邊排列口號字樣,例如no plastic,吸引當地人目光,然後藉機和當地人交流,進行環保意識的宣導;「榜樣行為」則包括團隊成員自行準備環保餐具、觀察海底的情況(像是海裡生物種類、水的能見度)、淨灘跟訪談,以當地人較少見的行動呈現,激發大家對環境議題的好奇。

 

       最後是聯繫當地NGO組織,「一開始去聯絡NGO組織被拒絕,是輾轉接線到願意幫助的NGO組織,慢慢漸入佳境。」賴宏斌說道。最後團隊接洽到Blue life、Green House、Reef Check Maiaysia、ClimatEducate等NGO組織,這些NGO主要任務在於教導居民關於水資源利用、垃圾分類及海洋生態保育。

 

       賴宏斌和吳宜婷表示:「訪問組織的過程中,以美人魚島為例,居民相對封閉,如果與臺灣比較,我覺得較像是達悟族,都是海上游牧民族。因為這些島嶼設備落後,電力、水源等幾乎是靠NGO幫忙,NGO等於在做政府無法做到的事,也因為如此,可以理解NGO建立民眾環境生態保育觀念的重要性。」

 

在沙巴,在臺灣

       計畫進行過程中,常遇到天氣的挑戰,例如凌晨、早上會有大暴雨,所以行程會稍微更動。實地考察雖然只有短短時間,卻和當地居民建立相當不錯的友誼關係:「例如我們會邀請當地居民和小朋友參與,趁機教導小朋友垃圾不落地和垃圾分類的基本觀念,另一方面也建議居民可以多增設垃圾桶,引導遊客進行分類。這些和居民共同實踐議題的方式,也呼應我們當初取名『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的意義。」

號召居民一同淨灘,很快和當地居民變成朋友。(攝/賴宏斌)

(圖四)號召居民一同淨灘,很快和當地居民變成朋友。(攝/賴宏斌)

 

        團隊成員也分享這個計劃帶給他們不同的人生體驗,「我們在過程中得到好多,當地人對我們像是家人般,讓我好感動。我好想再回去沙巴一次。」吳宜婷提到。
        賴宏斌也在一旁補充道:「對,因為這個計畫,開啟我第一次沒有家人陪伴的出國行程,也學會如何處理突發狀況、增加應變能力。」

回台後和攤販進行交流。(攝/賴宏斌)

(圖五)團隊成員回臺後和攤販進行交流。(攝/賴宏斌)

 

       回到臺灣後,團隊也拜訪旗津3位當地店家老闆,在過程中發現當地人的環保意識較為薄弱,目前旗津的海灘,政府相關單位及一些民間組織,會在固定時間淨灘,但還是有些許吸管及塑膠類等小垃圾。團隊結合在沙巴吸取的經驗,向店家建議舉辦自發性環保運動,例如若民眾使用環保餐具就可以有優惠、或是像小琉球的海洋貨幣的方式,既可以推廣觀光,也可以達到環保效果。

 

海的行動:關於行動的延續

      「我們現在依然在持續這個計畫,向身邊人推廣不用塑膠袋、記得持續進行垃圾分類、自發舉辦講座等,我們希望能夠像當初學長姐激勵我們一樣激勵其他人。」在吸取組織經驗的過程中,團隊發現環保議題不是一個人做了很多,而是每個人都做一點點,這些小小的行動,慢慢改變周遭同溫層對議題的看法,這是在行動前他們不曾預料到的「收穫」。

團隊一致表示想再回去沙巴和當地朋友碰面。(攝/賴宏斌)

(圖六)團隊一致表示想再回去沙巴和當地朋友碰面。(攝/賴宏斌)

        談到過程中收穫最大的部分,團隊表示除了更了解海洋環境生態議題外,勇於踏出舒適圈,接觸沒有碰觸過的事物,例如從提出計畫、執行聯絡組織到回臺的回饋實踐,是在「馬上去巴,海不行動嗎?」計畫中,給予他們最多,且激勵大家持續探索議題,思考不同執行可能性的持續動力。

回到最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