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超牆青年

::: 網站導覽
會員相片
登入
:::

先相信再看見,學生自治如何實踐理想?/記109年大專院校學生會傳承與發展研習營

2020-10-24
1134

「無論是學生運動、社會運動、政府運作到學生自治,其實我們追求的理想是一致的。那就是,如何透過公民參與、民主治理,追求一個共同的未來願景。」前文化部長鄭麗君,現在已經成為青平台基金會董事長,重新走回體制外。

 

  【超牆記者林宗洧/桃園報導】

                                                                                                                                              

  於10/24、10/25兩日,全國大專院校的學生自治幹部齊聚一堂,在渴望會館相互交流彼此的參與經驗,同時也透過提問與討論,更加釐清各校學生自治組織的困境與限制。

 

  青年署陳雪玉署長在開幕式時說到:「外在的環境有很大的改變,同時學校內部也是⋯⋯但是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是,民主政治的運作也必須由大學這裡來啟動(培育)。大學裡的學生自治其實也攸關民主政治的發展。」青年署透過多方面的協助,舉行大學自治組織的評鑑,也希望透過此次研習營,把民主的精神傳遞下去。

 

(圖一:陳雪玉署長在開幕式時鼓舞學治幹部要保持熱情,勇敢向前!)

(圖一:陳雪玉署長在開幕式時期勉學治幹部要保持熱情,勇敢向前!)

 

  當然,學生自治不能僅靠政府這端(如教育部、青年署)等協助與支持,學生自治組織應該要能夠發展永續的生態鏈——不僅僅是財務端,更多的是校內學生的支持網絡,以及如何捲動更多學生行動。

 

  這次研習營,青年署安排了多元的課程,從「學生自治的歷史」、「審議民主與校園關係」,一路談到「學生會相關法律條文」,讓新上任的學生自治幹部,都能透過這次機會充分裝備自己,把前人的經驗帶回各校,耕耘成為自己的小花園。

 

「聆聽」才能看見多元,「衝突」是必然的結果

 

  研習營首堂課程的講師林少軒,便是學生自治組織的大前輩。從他成為台師大的學生會長,之後參與「學生自治事務」的諮詢角色,他認為「聆聽」是學生自治幹部不可或缺的能力。當我們透過聆聽,真的同理了不同角度、觀點與位置的意見之後,我們才能夠思考「合作」與「協商」的下一步。

 

  聆聽不僅提供了搭建橋樑的機會,同時也促使學生自治組織正視學生的需求與困境。一位同學也透過 Slido 向鄭麗君部長提問:「若學生自治組織的立場可能會產生衝突時,我們應該要如何溝通?」部長回答,她曾聽過一種「積極聆聽練習」,透過仔細且有回饋的聆聽,並且總結他人所說的論點,我們更能理性面對公共議題,並且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法。

 

  「不用害怕衝突,衝突是一定會有的。但是這種衝突不會是暴力的。而是,互相尊重彼此意見不同的立場,並透過衝突尋求問題的解答。」麗君部長補充。

 

  學生自治從1980年代便開始醞釀發展,在每一個時代的浪潮上,青年都扮演了相當重要的地位。把「聆聽」當作是一種能力,在學生自治的道路上學習轉換觀點,看見不同視角的考量,同時,也不要把「衝突」當作是純然不好的過程。把「衝突」當作是公共討論的契機,學生自治組織可以捲動更多關注,也能夠展現學生的脈動與能動性。

 

審議式民主、參與式預算作為參與的途徑

 

  青年署近年來推動了「青年好政—Let's Talk」、「審議式民主培訓計畫」等方案,試圖引入更多工具與模式,以捲動公眾參與公共議題。青平台基金會葉懿倫主任透過簡要介紹「審議式民主」的發展歷程,強調了民主對話的重要性。

 

  來自致理科技大學的宋俊賢議長,從學校裡的「285萬」故事開始講起。他認為學生自治組織應該要「認清籌碼」,不只要在各處室間斡旋爭取權利,也需要用更貼近學生的方式了解他們遇到的問題。這時,以「參與式預算」的討論作為公共議題的討論方式,可以涵納不同觀點,也能「比民調更了解實際狀況」。

 

  國立東華大學的許冠澤會長,則以校內的「道路權益」討論作為例子,和參與者介紹審議式民主的精神:「公平參與」、「多元意見」、「討論與協商」。他提到,以往政府決策大多「由上而下」傳達,沒有辦法非常精準的解決問題癥結;透過審議式民主「由下而上」的意見收集,把議題的利益關係人(Stakeholders)引入,減少了校方與學生的對立情形。

 

(圖二:許冠澤會長分享自己在校內推動「路權」審議式民主討論的經驗。)

(圖二:許冠澤會長分享自己在校內推動「路權」審議式民主討論的經驗。)

 

  麗君部長也提到:「審議式民主不僅可以帶動校園參與的活力,也能讓大家習慣參與公共議題。這樣的行為是具有開創性的。(學生自治組織)如果實踐審議式民主,這是為了下一代人的民主做足準備。」因此,無論是透過「審議式民主」或是「參與式預算」,學生自治組織必須設定目標,並且帶著校園裡的學生公眾,一齊走向更美好的未來。

 

做中學:「學自講堂」與「模擬」學生自治

 

  除了能力與工具外,學生自治幹部也需要學習「做事」的態度。第一天晚間的「學自講堂」,邀請了三位不同領域的學治工作者,分享他們各自在「經費自主與財務知能」、「學生權益與校務參與」與「議事原則與法規修訂」的工作經驗。

 

  臺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褚映汝理事長,分享了她在政大學生會的校務參與經驗。她認為,「資訊不足」與「溝通落差」常常會使得推動學生權益遇到障礙。但是,懂得結合外援與「線民」,如校內的聯誼性社團(彰友會)或者系學會等,才更能了解校內學生可能遇到的個案困境。

 

  第二天早上,參加者迎接了如火如荼的實作練習。在「經費自主與財務知能」組,他們透過直接審理預算了解財務審計與制定的技巧;「學生權益與校務參與」組則是以籌備公聽會為核心,針對不同議題進行討論;「議事原則與法規修訂」組,則是直接開起了議會,針對議事規則進行演練,並且在言詞來往的過程中看見彼此的爭執點與差異。

 

(圖三:在模擬學生自治的課程中,「預算組」透過直接進行預算審議,演練制定與審計過程中的技巧。)

(圖三:在模擬學生自治的課程中,「預算組」透過直接進行預算審議,演練制定與審計過程中的技巧。)

 

  在這次研習營的最後,也透過成果交流及綜合座談,把大家在實作過程裡,以及各自在學校裡面對的真實困境整理並分享給參與者、長官。青年署透過此活動向學生自治組織伸出了擁抱的雙手,絕不是下鄉考察,而是透過相互平等的溝通、互相同理彼此的立場,找到支持學生的最大公約數。

 

(圖四:圖為鄭麗君前部長演講結束後,大家舉起手來共同合照的畫面。)

(圖四:圖為鄭麗君前部長演講結束後,大家舉起手來共同合照的畫面。)

回到最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