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選單

超牆青年

::: 網站導覽
:::

遇見「廢墟」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事/記學習性青聚點「廢墟餐廳」

2021-09-02 【超牆記者 : 林宗洧】
10496

  廖誌汶老師請我們看向廢墟餐廳外頭。那是一個直矗著的漂流木,身上插滿海灘搜集來的彩繪保力達玻璃瓶,外型有點像是狼牙棒,又有點像是巨大的熱帶仙人掌。

  「我叫它:全台最溫柔的保力達。」廖老師突如其來的命名,讓參與的學員都笑了出來。

 

圖一:來到廢墟餐廳,倒過來的S是誌汶老師不識字的母親寫的/攝影:宗洧

(圖一:來到廢墟餐廳,倒過來是廖誌汶老師不識字的母親寫的/攝影:宗洧)

 

「廢墟」與一切的起點

 

圖二:壯圍東港漁師廟,到現在仍是離散大陳人的信仰聚集地/攝影:宗洧
(圖二:壯圍東港漁師廟,到現在仍是離散大陳人的信仰聚集地/攝影:宗洧)

 

  廢墟餐廳位於宜蘭縣壯圍鄉的廍後社區,當我們走進社區時,迎面而來的便是壯圍東港漁師廟。或許因廟的大小與周遭的樓房高度有一段落差,鞭炮聲會不時傳進靜謐的廢墟餐廳內。

 

  漁師廟提示了廍後社區的歷史背景,而廢墟餐廳重生的「廢墟」,正是被時光淘選,被垃圾掩埋,被歷史遺忘的「仁愛新村」。

 

圖三:社區旁便是舊有的「壯圍鄉垃圾掩埋場」/攝影:宗洧
(圖三:社區旁便是舊有的「壯圍鄉垃圾掩埋場」/攝影:宗洧)

 

  仁愛新村的居民是來自浙江臺州外海的大陳島島民,經過了幾十年的時光,留下來的只剩屈指可數的住戶,以及殘破不堪的居住環境。

 

  誌汶在三年前來到這裡,看見堆滿雜物、充滿「廢墟」感的無人之境,加上「風頭水尾」的地理環境,這裡無人靠近,也無人知曉。他心想,這麼美麗的壯圍沙灘,為何會充滿了垃圾?

 

圖四:美麗的壯圍海灘,天氣好的時候龜山島近如咫尺/攝影:宗洧
(圖四:美麗的壯圍海灘,天氣好的時候龜山島近如咫尺/攝影:宗洧)

 

   來到這座被(歷史)巨浪沖潰的社區,浪人誌汶,找到了停留的理由。

 

  留下來了,但是從何做起?在一次藝術活動中,誌汶找了藝術家合作,打造了「海景盪鞦韆」的裝置藝術。這座鞦韆搭配上看得見龜山島的蔓延沙灘,讓這個社區開始受到網紅、親子家庭,以及自行車運動者的關注。

 

  從一個「網美點」,要怎麼拓展成更廣泛的社會影響力?從獲得關注的裝置藝術,要怎麼滾動成改變社區環境,提升居住品質的動力?

 

  廖誌汶老師將這些實作經驗與「鋩角」,不藏私分享給參與學習性青聚點的學員與蹲點見習的Changemaker。

 

圖五:廖誌汶老師向學員分享實作經驗/攝影:宗洧
(圖五:廖誌汶老師向學員分享實作經驗/攝影:宗洧)

 

學習從聆聽出發,行動從實作開始

 

   從110年開始,青年署首次招募了19個「在地學習性青聚點」,這些青聚點一方面提供了地方知識的多元課程讓更多青年可以走進地方,另一方面也安排機會讓有興趣「蹲點見習」的青年,可以透過據點發展自己的專業能力,也向在地實踐的業師學習。

 

  家裡經營茶園的學員哲岳,對於廖老師分享的行銷策略非常有感。他說:「如何在農業商品本身的行銷與運用自然環境的觀光間取得平衡,廖老師找到很好的平衡點。」

 

  誌汶分享,在初期缺乏資源的情況之下,「低成本創新」的策略非常重要。他從簡單的信念——「何不把這裡整理好?」,開始把一磚一瓦的文化碎片拼湊回斑駁的「廢墟」。他試圖從「廢墟」裡找回新意,深知必須把來到海灘的客群留下,他花了三年才開張的「廢墟餐廳」,用最高品質的服務,用在地時令的美食讓外人主動造訪。

 

  「不要輕易教育消費者,而是要把他們的金錢投入,轉化為我們想做到的目標。」

 

圖六:廖誌汶老師教學員如何拍出絕美網紅照/攝影:宗洧
(圖六:廖誌汶老師教學員如何拍出絕美網紅照/攝影:宗洧)

 

  因此,誌汶和在場的學員說:「了解自己的受眾(TA)是誰非常重要。」無論是商品販賣、政策需求,或者是資源介接,都需要梳理出這個社區究竟需要什麼,而不止是個人的期待。

      那座留下的「海景盪鞦韆」,正是「聆聽」多個社群需求所創造的多贏結果。

 

  甫於宜蘭開設「文邑獨立書店」的冠旻,在學員回饋時間,也分享了自己在地方實踐所遇到的種種挫折。「我是做教育的,雖然長得很像黑道,但我真的是做教育的啦!」從回到母校羅東高中服務,到成為書店的老闆,覺得誌汶所分享的實務經驗,不斷地挑戰冠旻自己對「創生」的既有印象。

 

  課程中最需要手眼並用,充分展現地方創生「積極實作」與「性感腦袋」的是廢棄木餐具再生體驗。這門課的指導老師育豪是「噶瑪蘭漂流木藝術學校」的執行長,他從社區裡尋得廢棄木材,將海灘上的漂流木裁割成適合製成餐具握柄的大小,從「廢墟」裡找回木材新生的意義。

 

圖七:實作廢棄木餐具的各項工具/攝影:宗洧
(圖七:實作廢棄木餐具的各項工具/攝影:宗洧)

 

    學習性青聚點的課程先從五感的「聆聽」出發,帶著學員走向壯圍的海灘,看見社區裡不受維護的裝置藝術,聽見海浪打上進移的沙灘,聞到空氣中濕濕黏黏的氣味,以及探訪在如此惡劣環境中靜靜生長的花生。誌汶把自己的方案設計策略,透過直切中肯的文字,傳承給熱情的學員。

 

  課程也強調「實作」,學員試著裁切木材、削磨成適合的握柄,最後細緻的上蠟、結合不銹鋼餐具的接頭,才完成了廢棄木餐具。誌汶說:「這不是DIY活動,這是把大眾認為無用的廢物,轉化為珍貴商品的魔法。」

 

圖八:學員、老師與署長在壯圍海灘上合照/攝影:宗洧
(圖八:學員、老師與署長在壯圍海灘上合照/攝影:宗洧)

 

解決社會議題,先清楚定義問題

 

    審查委員義勝老師說:「誌汶是很務實的人。把最根本的問題identify(界定)之後,一步步制定策略。他一定翻轉了大家的價值觀。」

 

  誌汶從課程一開始,就和學員分享「社會影響力」的概念,自己埋頭苦幹不夠,社區的轉變必須要被大眾看到,才會產生正循環的影響力。

 

  他以學員的廢棄木餐具為例,原先這些木頭會被棄置、燒毀,排放二氧化碳,透過製造餐具的「過程」,我們體驗了社區居民的生命故事,也目睹了海灘的清淨與轉變。誌汶說:「把過程轉化為商品的一部分,透過說故事的力量讓生命可以被聽見。」

 

圖九:廖誌汶老師在社區裡的公園和學員進行經驗分享/攝影:宗洧
(圖九:廖誌汶老師在社區公園和學員進行經驗分享/攝影:宗洧)

 

     Demi,曾為流浪少女,自稱為「廢物」一流,也在廢墟餐廳執行蹲點見習。誌汶說:「他希望能夠鼓勵青年創業,Demi的精神我很喜歡。」Demi創立了海廢飾品(waste studio),從海灘搜集廢棄的塑膠碎片,將它們變成最靠近人類身體的裝飾品。

 

  海廢飾品的「美麗」與「人工」,指向了社區兩方向的可能性。「美麗」是需要被人看見的,如何包裝、設計,並且清楚的和來到這裡的人說故事(這就需要說故事的能力了),「美麗」才會被人珍重。

 

  「人工」則是暗示了人類的努力與介入。作為地方創生的一份子,我們要透過什麼樣的方式才能達到永續經營與環境保護的平衡?同時,透過我們什麼樣的介入,我們才能將人類已經造成的污染與「廢墟」,轉變成人人都想造訪的寶地?

 

圖十:署長回饋參與一整天課程的心得/攝影:宗洧
(圖十:青年署署長回饋參與一整天課程的心得/攝影:宗洧)

 

    青年署署長形容誌汶是「歷盡滄桑」的青年,但這樣的滄桑是因為深刻體認到如何把理念轉變成在地實踐,署長也說誌汶「以服務為樂」,在過程中不僅是試圖完成自己的夢想,也同時在改善社區的居住品質。這不只是地方創生的展示,儼然是一種生命遺跡(legacy)的展覽。

 

  「一個浪漫的鞦韆可以改變台灣,你們也可以。」誌汶再次露出招牌的笑容,他那曬黑的膚色漾著陽光,就像是浪花映起的浮光閃閃發亮。

回到最上層